清风来道之

闲人。

装作有粮 今日我寮又来了一只茨木 刚好凑成两对

存。

「喂马尔科!快起来,」发声的男人几步走到镜子前,手腕穿过职工外衣的袖子。「今天新的校医要到了,老爹也会去。」萨奇理了理有些皱的领子,对着镜子想上一次穿的这么正式是什么时候。

然而被叫唤的男人并没有立刻醒来。

「马尔科!」萨奇在镜子前梳理好特殊的飞机头,眼一瞥发现同事的一撮黄毛还埋在被子里,皱着眉叫到。「时间要到了!」

或许是因为声音提高了一个档次,被唤作马尔科的男人才从柔软的被橱里悠悠转醒。

马尔科睁开眼,视线模糊着看见萨奇的影子在面前乱晃。他揉着乱糟糟的头发从被子里坐起来。

「…已经早上了?」

「当然了!你不是把昨晚说有新同事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吧?」

刚睡醒的状态似乎不太听的进别人说话,模糊听见萨奇的脚步声在室内来回了几下,说着什么「你快点」「我先走了」之类的话,脚步声随着说话声一起消失在门后。

室内又恢复了安静。

半晌,马尔科才揉着头发从床上起来,留下一床乱糟糟的被子。

等到马尔科整装完毕,距离会见新同事的时间也即将到点。

最后理了理装束,在镜中印出让人满意的样子,马尔科走到一旁抬起手扭开职工宿舍的门。

握着手柄刚要迈出一步,忽然想起什么似的,他将视线有目的的转向窗口。白天的阳光正好,可以唤醒熟睡的人。

他的目光蓦地温和下来,刚刚起床的慵懒一扫而空。

「早安唷,」

他的嘴角勾勒出一个笑容,合上眼睛。关门声随后响起。

阳光与白色的纱帘下,木制的相框牢牢支撑着里面有些岁月的照片。

照片里脸上有着明显雀斑的天然卷少年,在阳光下笑得如沐春风。

——「艾斯。」